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英国《卫报》查包養心得:社交媒体推动年轻人陷入“抗老焦虑”_中国网

英国《卫报》1月27日文章,原题:为何我们的孩子痴迷于抗衰老疗法?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受社交媒体尤其是TikTok的影响,年轻一代似乎正在采用严格的抗衰老护肤方案,尤其是年轻女性。根据英国皮肤科医生协会的说法,如今痴迷于抗衰老疗法的人包括Z世代和更小的年龄层群体,有的甚至只有8岁。

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,关键词是“预防性抗衰老”。他们会涂一些本来只有中老年人才会使用的保湿霜、去角质霜和“青春永驻霜”等产品,而这些产品的定价往往不菲。推崇“预防性抗衰老”也是这些产品的老把戏了,有些售价高达50或60英镑,还有很多大牌的价格对这些年轻人的父母辈来说都有些过于高昂。

毫无疑问,社交媒体是推动年轻人“抗老焦虑”的重要因素之一。同时,年轻人的消费能力也在增长。去年秋天,美国投资银行派珀·桑德勒公司对近9200名青少年的购物习惯进行了调查,发现护肤品的支出增加了19%。皮肤科医生报告说,年轻人养成了复杂且不恰当的护肤习惯,也产生了更严重的“抗老焦虑”。伦敦一位皮肤科顾问医生甚至需要应对青少年对“鱼尾纹”的担忧。

这与我们X世代童年的“美容之法”相去甚远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童年的“美容之法”是由棕榈皂和法兰绒洗脸巾组成的。而现在,年轻人的护肤法听起来简直有点惊悚了。对韩国文化的迷恋导致了很多年轻人对“韩国化妆品”和“完美水光肌”的追求。年轻人热衷于观看“与我一起做准备”等TikTok化妆教学视频,并在上包養網学日早起费力打扮一下。去年,一名12岁的少女曾因其严格的“美容之法”而走红,在她所有的日常护肤及保养措施中,甚至包括把纸粘在车窗上以遮挡阳光这一方法。

如今,20多岁的年轻人被怂恿着注射预防性肉毒杆菌,美容行业也开始针对更加年轻包養的群体推出产品,迪奥甚至推出了婴儿护肤系列。卡戴珊姐妹也参与了这种护肤大势:金姆和考特尼的女儿(10岁的诺思和11包養網岁的佩内洛普)在网上分享了她们护肤的视频。还有一些年轻人被称为“丝芙兰孩子”,因为他们经常在丝芙兰等美妆店闲逛。

皮肤科医生们表示,虽然有些年轻人需要在监督包養下得到治疗(比如治疗痤疮),但对大多数人来说,防晒、卫生和青少年时期用的一般保湿品就足够了。年轻人为了消除皱纹、细纹和色素沉着而使用的一些产品含有类维生素A、果酸和水杨酸,反而可能会引起皮肤刺激、片状皮肤等问题,甚至造成长期损害,尤其是在不正确混合使用的情况下。有知名护肤品牌甚至不得不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解释说,它的一些产品并不适合年轻顾客。

所有这些现象似乎都超出了一般的年轻潮流和同伴压力,进入了一个充满完美主义以及自我形象痴迷的时代。抗衰老是美容行业的主要产品,预计到2030年,全球抗衰老市场的价值将达到1066亿美元。但包養对于孩子来说,为自己的一道笑纹感到焦虑是毫无必要的。这个社会充斥着越来越多无法接受自己素颜样子的人,这个时代的标准也是如此的不现实且苛刻,以至于人们去整容的时候都不拿明星的照片了,而是拿着自己美颜过的水灵灵的照片。

作为长辈,我们也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做法,我们是如何培养出在恐惧衰老中度过童年的这一代年轻人的?年轻人会有如此严重的“抗老焦虑”,与“有样学样”脱不了干系,也许这是我们年龄歧视文化下不可避免的结果。在我们很多人的视角中,变老是不能接受的;在我们的社会文化中,老年人也被污名化了。这种扭曲、腐蚀性的价值观已经深深扎根于脆弱、可塑的年轻人的大脑。它确实与社交媒体、大众媒体和美容行业有关,但并不仅此而已。(作者芭芭拉·埃伦,陈欣译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